萧望汪汪汪汪汪汪汪汪

“假若深情不能对等,愿爱的更多的人是我。”

给《彩虹六号:围攻》的新手玩家的十条忠告。

给《彩虹六号:围攻》的新手玩家的十条忠告。
⒈在这个游戏中,你可以扮演进攻方与防守方的干员进行反恐任务。在你出生时,你的周围会出现四名敌人。只有通过打倒这些敌人你才会获得胜利。请善用你的道具与技能。
⒉在扮演进攻方时,为了防止你被你的敌人提出游戏,请在选择新进人员后,在配置中选择GSG 9,并在枪的选择中选择M870这把霰弹枪。为了表达你的谦虚,请务必按T在公屏上打出“这个游戏要怎么玩啊”的字样请教各位大佬。相信你的队友们一定会为你的虚心请教感到无比的欣慰。
⒊进攻方最好用枪是JTF2反恐部队成员的Buck的C8。同样防守方最好用的枪是GSG 9的Jager的416C,值得一提的是,信号旗小组的Kapkan...

出镜即本人。
两套图分别是在冬天和春天拍的,拍前一套的时候真是被冻的够呛,于是决心再也不当反季节小战士了。hhhhhh。
p1-3微博@JoyeSun
p4-6微博@清风Kaze
都是两位很棒的反君,悄悄的感谢他们把我拍的那么好看。:D

老友记。3

文字不小心被我删掉了,不想再打一遍了....
原文有错字,凑合着看吧。

改个段子
顺便黑一手大张伟x

大张伟一到店,所有喝酒的人便都看着他笑,有的叫道,“大张伟,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!”他不回答,对柜里说,“温两碗酒,要一碟茴香豆。”便排出九个血点。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,“你一定又拆了鬼的钩子了!”大张伟睁大眼睛说,“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……”“什么清白?我前天亲眼见你拆了女鬼的钩,被砍了两刀挂起来抽。”大张伟便涨红了脸,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,争辩道,“卸挂钩不能算拆……卸挂钩!……逃生者的事,能算拆么?”接连便是难懂的话,什么“无敌房”,什么“我破坏手贼6”之类,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:店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。

老友记。2


*麦DJ上线。
*麦克雷的设定是一位跑马运动员,与卢西奥现在处于同居状态。
*OOC注意。

夜幕很快降临了。

“现在的音乐都缺乏西部的激情。”杰西·麦克雷横躺在沙发上,右手用食指把玩着他那把叫做“维和者”的左轮手枪,一边歪着头向卢西奥抱怨。巴西小伙子正为新歌的旋律烦恼着,因为没有灵感所以讲整个身子放松在椅背上。

“西部风格...”这位国际知名的DJ仿佛在嘴里咀嚼着这四个字一般的,“你说的没错,我是该尝试新的东西。”

“说到新的东西。”麦克雷放下他手中的枪,拿下叼在嘴里的香烟夹在食指与中指之间,“今天法芮尔的妈妈好像搬来了,亲爱的。”马术大师在吞云吐雾间刚讲完这句话,他们的门铃就响了。

“我去应...

改个词,担心被打x

《亚洲日本亚洲日本岛田家黑帮倒闭了》

亚洲日本 亚洲日本 岛田家黑帮倒闭了
亚洲日本最大的黑帮 岛田家黑帮倒闭了
王八蛋王八蛋半藏少主 整天就想着gay弟弟
欠下了欠下了3.5个亿 带着他的小弟弟跑了
我们没有没有没有办法办法 拿着龙魂抵工资工资
原价都是100多200多300多的龙魂
统统20块
20块20块统统20块 统统统统统统20块
半藏王八蛋王八蛋半藏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
100多200多300多的龙魂 统统20块统统20块
半藏王八蛋王八蛋半藏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
我们辛辛苦苦干了 辛辛苦苦给你给你干了大半年
你你你不发不发工资工资 你还我还我血汗钱
还我血汗钱

老友记。1

*76r76,麦藏,双飞组,猎百合,麦DJ注意。
*文笔烂的掉渣,我觉得肯定有OOC。
*龟速更新,沉迷于杀鸡无法自拔。
*现代AU,私设有


老友记。1
安吉拉·齐格勒小姐是一位医生。长相清秀,医术高明。并作为一名来自瑞士的女士,她有着一点也不给自己民族的身高丢脸的,高达一米七二的身高,和楼下那位瑞典机械狂一点也不一样。

清晨五点,安吉拉小姐便一直被一种毫无节奏的,断断续续的噪声吵得难以入眠。她皱紧了眉头,不断的在床上翻来覆去,甚至试图用被子来隔绝这源源不断的迷之金属碰撞音。而在她意识到这些办法好像隔壁老兵的发际线一般令人绝望的时候,医生吃力的睁开她只闭上了四到五个小时的眼皮子,咬紧牙齿...

【醒目】广告

来啊,Ruby请你们吃糖

南烛_目前不会再更文了:

【RWBY四色招募】
:“ladys and gentlemans and Weiss.”


:“Ruby,这里没有其他人,更加没有Weiss.”


:“哈....哈..哈哈....Miss Belladonna!在87分钟前,我有一个梦想!我梦想着有一天我们四个可以作为一个队伍。我们可以一起换团头,一起讨论,一起出片,一起互相涂指甲油,一起聊聊男孩子。”


:“Ruby,后面那两句不要。”


RWBY团招人,计划出第一卷公式,第二卷新装,校服,以及睡衣,感兴趣的Coser私戳询问。


坐标上海...

Day One.

萧望今年二十一岁。刚上完大学的女孩子,眉眼处还带着像是从图书馆里带出来的呆滞,清瘦的高个子挤在公交车里,活像罐头里的沙丁鱼。
汽车终于到站。清瘦姑娘跌跌撞撞的离开拥挤的公车,用如释重负的表情叹出一口气,心里暗暗决定明天一定要早起,虽然这不太可能,但想想早些时候的公交车总会空一些,也算是用不存在的事物给自己聊以慰藉。这样乌托邦式的想法,享有与巴洛克风格的建筑一样古老的年纪,也与那些建筑一样具有漂亮的外观,不然大家又怎么会像是吸了鸦片一样喜欢它。
三月不冷不热的天气着实叫人难受,南方一贯有的水雾贴在人的皮肤上,挥之不去犹如胳膊上缠了条害人的小蛇。萧望推开她所工作的那家咖啡店,招牌上雕刻时间的字样映着阳...

补完Vol3回来看到这张截图真是狠狠一刀子。